RDJ本命

脑洞很大,手速很慢_(:з」∠)_

Marvel | Y(P)M | 神夏

【盾铁】大艺术家(AU,经纪人盾X演员铁)

#一步之差的平行宇宙#活动文

同梗大刀见 長幺 【盾铁】致奥利弗 短篇一发完


大艺术家(娱乐圈AU,经纪人盾X演员铁,HE)


1.


被顶头上司叫进办公室从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儿,史蒂夫心里嘀咕着,直挺挺的站在办公桌前边。经过这几年的打拼,史蒂夫已经成为了神盾娱乐的金牌经纪人,手里也有了不少资源,但干他们这行总是得时刻留神,他收起了平日谈判时的假笑,诚恳的注视着他上司的独眼。


他的顶头上司,艺员总管尼克·弗瑞看上去心情相当不好,本就是黑色的脸上更是布满阴霾。尼克把一份档案摔到他怀里,右手啪的拍上了桌子,“别让他再演那些见鬼的总裁了,换个路子捧他!”


从“总裁”这个关键词出来开始,史蒂夫心中便警铃大作,他点点头,出了办公室的门便立马翻开了手里的档案,照片上的青年那双忧郁的大眼睛让史蒂夫叹了口气,自己即将接手的这位艺员果然是托尼·斯塔克。


这位在两年前签约了神盾娱乐的艺员,算是公司里的奇葩一朵。父亲是军火商,母亲是知名演员,在父亲的影响下,托尼对物理产生了极大的兴趣,21岁便从MIT拿到了物理学博士学位,科研之路也走得顺风顺水,却毫不犹豫的投身了演艺圈,像其他素人一样跑来他们公司面试。别人简历里都是一堆照片,他简历里一堆专利声明证书,当然,他在大学期间的话剧表演经历还是很丰富的。


但说实话,这场面试更像是走过场,没人会拒绝斯塔克这个姓氏背后的金钱和资源,尽管霍华德面上表示不会支持,但谁又会真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所选择的事业袖手旁观呢?


史蒂夫也是面试官的一员,但在当时还是只能投票不能发言的那种。他坐在后排,透过前边两位前辈之间的空隙观察着托尼,这个漂亮的年轻人顶着一头刻意抓乱的棕色卷发,前边的部分用发胶固定到了上边,露出了光洁的额头,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玳瑁花纹的全框眼镜,镜片后边是一双焦糖色的眼睛,史蒂夫向右歪着身子,终于能够把托尼整个人尽收眼底。


“我很喜欢表演,”托尼的右腿小幅度的抖动着,但脸上还在尽力掩盖着激动的神色,看起来青涩又可爱,“那像是在体验别人的人生,不可否认的是,科学一直让我感到着迷,但当我接触到表演的时候,又是另一种不同的快乐了。”


问题回答的中规中矩,这很好,他们今天已经见过太多出格的了,而托尼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诚恳纯粹则让人眼前一亮,他看着托尼灵巧又柔软的手指,在托尼说起他的那些小发明的时候,它们总是情不自禁地摆出各种形状,史蒂夫透过那双手,仿佛看见了这个年轻人在实验室里摆弄电线的快乐时光。


那之后他们便没有更深入的接触,托尼被分配给了别的经纪人,史蒂夫也仅仅是在同事提到对方名字的时候,才会回想起那一双漂亮的眼睛。


而这两年里,托尼成了个“总裁专业户”,这种戏你接了一个,马上就有下一个等着,酷炫狂霸拽的、面冷心热,少言寡语的,不是旺达爱上了集邮就是托尼的审美水平直线下降,史蒂夫记得,托尼大学期间排演的话剧还是《等待戈多》。


虽然这些总裁戏每部都能带出不少热度,但问题也就在这儿。角色固化使得托尼粉丝群的构成比较单一,嘲讽他粉丝“智商低下”、“只会看脸”的路人也数量不少,一度发展到托尼推特的评论区充满了“没有演技”、“本色出演”,甚至要求托尼“滚出娱乐圈”的评价。


路人缘不好可是个大难题,不过好在托尼出道才两年,热度也有了,现在开始接好作品还来得及,但史蒂夫更关心的是,托尼是否还是当初那个热爱表演的年轻人。这个圈子总是在不停的更新换代,而进来的人,总会或多或少的被改变些什么,不论是好还是坏。


史蒂夫想着这些,走到旺达的办公桌边上,“托尼难搞吗?”


“当然不,你这个身材他分分钟把私人电话号码留给你。”看着史蒂夫皱起的眉毛,红发女孩福至心灵的回答道,“哦,你说的是工作。回答也是一样的,虽然他看上去挺大牌的,但是除了早上不爱起床、动不动就忘了开会、喜欢支使我去帮他买咖啡,每天把我当助理使唤之外没什么……欸?”


旺达突然顿住,就像刚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似的,“靠,我这是被压榨上瘾了?”


“开心点儿,反正现在你解脱了。”史蒂夫干巴巴的说。


“才怪,新来这几个一个比一个的毛病多。比较起来托尼简直就是天使,要不然我怎么总有种心甘情愿的感觉。”旺达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文件盒,拿出里边的文件一份一份的和史蒂夫核对,“这是他从签约至今的档案、各种合同,有一些艺术照我存在这个硬盘里了。哦,对了,他真的有个助理,所以如果他说他记不住社保号码的时候,别理他,缴税是助理的事儿。”她把那些文件又整理好放回盒子里,递给史蒂夫,“现在他是你的了。”


史蒂夫点点头,“我会划清界限。”

“祝你成功。”旺达露出了一个与她年龄十分不符的、慈爱的笑容,“如果你能让托尼知道什么叫做‘撞铁板’,那你可就厉害了。”




2.



然而史蒂夫打脸也是迅速的。


他坐在巨大的圆桌旁边,棕发的年轻人推开了包厢大门,托尼摘下墨镜,看起来比两年前更加意气风发。这是两人的第一次正式见面,史蒂夫提前预定了公司的小会客室,但托尼却执意在高级餐厅订了包间,史蒂夫瞄了一眼手腕上的表,托尼准点到达,并没有迟到。


“嗨,金牌经纪人,”托尼拍了拍史蒂夫的左肩,又从凳子后边绕到另一边坐了下来,“等很久了?”


“我也刚到。”史蒂夫“我不会像那些女孩儿一样对着你尖叫的,如果你正在等这个的话。”


史蒂夫正经的语气逗笑了托尼,旺达提到过史蒂夫有着严肃认真的工作态度,但却没有说是这种开玩笑都硬邦邦的、可爱的认真,“哇哦,我们以后就要这么一直对着干吗?”


“不,”史蒂夫摇了摇头,“我会捧红你。”


托尼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个飞吻,而今的他已经褪去青涩,举手投足之间都魅力非凡。


于是神盾娱乐最公私分明的金牌经纪人,还是没逃过自家演员先生四溢的魅力,抛弃了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——事实上他还是抵抗了整整两天,但于结果来说毫无差别,他亲自拿下了“总裁专业户”托尼·斯塔克的芳心,从根本上了结了对方的风流艳史。


具体操作是,给他做一顿他可能会忘记的晚餐,在他喋喋不休的讲着黄色笑话的时候吻上他的嘴唇,扒掉他身上多余的衣服,然后在他把自己按在床上之前欺身而上,用力干他。


干柴烈火,火树银花,嗯嗯啊啊。


而在这之后的两个月零二十九天里,史蒂夫便一直致力于从他男朋友脑袋顶上摘掉“总裁专业户”这个帽子。他谈下来两档真人秀,并且和对方的导演进行了充分的谈判,终于得以在大屏幕上将他男朋友的优秀品质充分的展示出来。


譬如“本可以去搞科研却为了梦想加入演艺圈”,譬如“我的天之前一直用的是原音吗这声音也太好听了”,譬如“这英音我一点儿毛病都听不出来”甚至是“托尼·斯塔克的霸道总裁是我看完之后唯一不想用鞋底子抽他的”。


评论区的画风完全被扭转了,托尼认真的想了想应该给他的粉丝们发点什么福利,他转过头去,最大的功臣史蒂夫正专心致志地浏览着他的电脑屏幕。托尼的大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,终于伸手过去把电脑放到茶几上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跨坐到了史蒂夫腿上,把手机举到了对方嘴边,“采访一下,这位先生。你对你男朋友是个万人迷有什么看法?”


面对着这位颜值过高,性感爆棚的“记者”,史蒂夫则显得异常淡定,他微微抬着头,“反正她们夸你的角度都是我先想出来的。”


这样一本正经的发言让托尼眯起了眼睛,“知道你这么迷恋我还是挺开心的,但是,”他的手顺着健硕的胸肌滑到腰侧,终于隔着裤子按住了那个重要部位,托尼贴到史蒂夫的耳边,“我这怎么不记得你夸我的时候用过这么多感叹词?”



……

第二天,托尼捂着屁股想,史蒂夫的词汇库还是挺丰富的。




虽然托尼现在有了固定对象,但是人红了却也架不住别人倒贴,之前合作过的一位搭档在结束之后不停的发出邀约,今天电话明天送花。托尼不堪其扰,准备约顿饭当面拒绝,没成想对方竟然找好了狗仔蹲守在餐厅门外,就等着逮到一两个亲密镜头蹭一把热度。


多亏了史蒂夫有先见之明,发短信让托尼假装上厕所,两个人从后门偷偷跑了出来,但显然史蒂夫预见的还不够全面,当托尼在小巷里吻上他时,一旁的闪光灯晃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 


“糟糕了,”史蒂夫后知后觉的压低了自己的帽子,“也不知道拍到脸没有。”


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别担心,反正我一天到晚都在被拍,大不了我负点责任,公开娶你。”


史蒂夫却并未答话,他在神盾娱乐呆了也有几年了,从圈中人的角度来看,控制舆论的发展永远是困难的,他曾经看着别人被高高的捧起,又因为事态发酵无可避免的被摔到低的根本看不见的地方,根本不会有人在意最开始的那件事究竟值不值得被原谅——或者它本来就不是错的。而一想到这些可能会发生在托尼身上,便让他的心紧紧的揪成一团,“你有没有想过,万一……”


托尼飞快的接过了话头,“那我就回我的实验室接着打铁,实在不行还可以回家继承家业。虽然我不怎么乐意,但是我估计霍华德应该会挺开心的。”


这股扑面而来的阔气终于逗得史蒂夫笑出了声。


经过一晚上的紧急联络,这张照片的归属终于又回到了他们手里。史蒂夫板板正正的站在办公桌后边,而托尼则嚣张的搭着他的肩膀,艺员总管尼克·弗瑞瞪着他的独眼,比之前的每一次都“我是让你解决绯闻,不是让你搞出来一个更大的!”尼克手底下压着那张托尼亲吻戴着帽子的男子的照片,“你们俩在家里爱怎么亲就怎么亲,爱怎么拍照片怎么拍照片,公司没那么多钱买你们的照片回来!”


“公司也买不起我的‘那种’照片……”

托尼小声咕哝着,弗瑞没有听清,但史蒂夫却听的清清楚楚,他赶紧接过话头,“托尼最近跑了不少综艺,拉回来两支能量饮料广告,一款高端线香水广告,我想应该比那个窟窿大不少了。”


史蒂夫费了半天口舌才把尼克的怒火安抚成干巴巴的一句“注意保密。”


路人缘赚的差不多,就只差一部好作品了。就在此时,史蒂夫收到了一封新邮件,《大艺术家》的邀约出现在了收件箱里。


那是部话剧,讲述了大艺术家A历经磨难,在事业达到顶峰之际,却因为多年抑郁症复发而匆匆结束一生的故事。相比于之前一水儿的总裁戏来说,已经好了很多。而话剧则是一种非常考验演技的表演形式,这对于托尼来说会是个好的开始。


而托尼显然也难掩兴奋,连着好几天通宵钻研剧本,黑眼圈惹得史蒂夫一阵心疼,终于在第三天亲自押着他早早上了床。


这部话剧需要经历几周的排演,才能真正与观众见面,史蒂夫才不想看着托尼早早的就累坏了。


由于之前的苦心钻研,排练进行的很顺利,托尼甚至帮着编剧增加了一些台词的修改意见,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



但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史蒂夫和托尼的恋情竟然在演出前夕被彻底的曝光了出来。


那简直就像是场灾难。


一位八卦记者在推特上爆料,某和知名女星炒cp的小鲜肉其实是个深柜,并且已经和其同性经纪人秘密相恋数月。



托尼很快被扒了出来,之前高价买回来的合照也流了出去,一时间网络上到处都在讨论他们俩之间的蛛丝马迹。



托尼在推特上发了他和史蒂夫的合照,配上了“我是同性恋”的文字,以及对之前不公开的道歉。他们收获了一些祝福,但情况比他们预想的更加棘手。



《大艺术家》第一天就扑了街,尽管票在之前就已经完售,但剧场里仅仅坐满了一半人。而更糟糕的是,许多人在网上转卖票,当他们发现卖不出去的时候,甚至愿意把票砸在手里也不愿意来到现场。



史蒂夫拜托佩普偷偷的去买走了很多网络上的“甩卖票”,但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

辱骂算不上什么,他从小被人评判到大,而那些评论虽然画风千奇百怪,但中心思想大约都是“骗子”、“死基佬”之类,托尼看着它们甚至笑出了声,反正他有个最翘的屁股,没什么可郁闷的。



但当他卸完妆走出化妆间的时候,其它演员热烈的讨论一瞬间便停止了,他就像是摩西的手杖一样分开了自己和那些充满人情味儿的氛围。其他演员虽然没有白眼相向,但那种下意识的退避却让托尼攥紧了拳头。



他应得的。

托尼转过身去,想从另一个方向离开,却在挪动步子之前被一个年轻人截住。



“你装什么可怜!”那个卷发的年轻人揪紧了他的胳膊,那是第二幕的一位群演,台词仅仅只有几句,“现在你的风头完全盖过了这部话剧,我不是为了我舞台上的这短短几分钟跟你计较,虽然我的确很需要它,但是那些心血——那些幕后的努力,你看看,那些灯光,熬夜做的布景,还有你巴不得马上卸掉的妆,它们都白费了。你们这些偶像究竟为什么非要上赶着证明自己只会糟蹋戏呢?”


托尼哑口无言,他所做出的努力不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少,收到剧本的第三天他已经能够记住所有人的台词,他张了张嘴,却终于没能为自己辩解什么,“我很抱歉。”


“对不起。”他这样说着,避开等待着的史蒂夫,偷偷的从侧门溜回了家。



托尼推开门,头一次感觉自己的家这么大,并且空空荡荡的。


“所有人的努力都白费了,而那是因为我。”

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就占据了他的脑海,托尼蜷缩在桌子底下,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抱紧了自己。


他听见史蒂夫掏钥匙的声音,他听到门扉开启又合上,他听到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和被呼唤着的他的名字,可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史蒂夫还是发现了他,把他从那个狭小的空间里拽出来,用有力的臂膀紧紧箍住了他,“这都不怪你,都是我的错,是我太不小心了。如果我能够早点意识到——”


他怎么能让所有人都那么难过?


托尼没有让史蒂夫说下去,突如其来的寒意让他的身子无法控制的颤抖着,而史蒂夫收紧了双臂。





3.


托尼第二天起又和原来一样精神饱满,只是吃的更少了,他在史蒂夫看不见的地方几乎不怎么动盘子里的东西,又在把史蒂夫做的菜打扫的一干二净之后,去上个很长的厕所,悄悄的把它们吐出来。


托尼在史蒂夫面前表现的更“健康”了,老老实实的早早上床休息,有时候甚至醒的比史蒂夫的闹钟还早。


尽管大多数时候他都毫无困意,甚至不用靠史蒂夫三令五申不许多喝的咖啡。


他瘦了下去,但表演却一天天臻于完美,那给所有人带来了正向的回馈,剧场里的空座位一天比一天少,而外界的评价也在逐渐撇开他本人的影响,而是专注于对话剧本身的评价。



“一切都在好起来。”托尼把面前盛着食物的盘子推到一边,冲着史蒂夫眨眨眼睛,“我在化妆间里吃过了。粉丝送了我不少零食,不吃完她们要伤心的。”



到了演出的最后一天,剧场里仍旧坐满了人,之前“据说要砍掉巡演”的口风也变成了“继续努力”,而他也收到了其他对托尼的邀约。


就像托尼说的,一切都在好起来。


史蒂夫坐在观众席,静静的观看着托尼的表演,尽管从排练开始,他已经看过许多遍了,但他的眼神依旧一刻不停地追随着托尼。



那是最后一幕,托尼蜷在桌子底下,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膝盖,面色苍白,双眼空洞,仿佛在看着某个遥远的地方,嘴里咬着自己拇指的指甲。 


“谢谢大家。”

大艺术家A一歪头,闭上了眼睛。



大幕从两侧慢慢拉上,史蒂夫听见隔壁的女士发出了微弱的的抽泣声,大艺术家的一生终于画上了这个孤独的句号。


演员们走到前面来,手牵手鞠躬谢幕,台下掌声如潮水一般。



史蒂夫知道,他们胜利了。


他趁着其他人起立鼓掌的时候离开了观众席,沿着员工通道去了后台,他捧着佩普准备的一大束花站在化妆间门口,满脑子都是西装裤里那个深蓝色的丝绒盒子,和一会儿我就这么直接跪下会不会太蠢了?


史蒂夫的手在兜里攥着那个盒子,右脚的前脚掌不断的抬起又放下,他看着演员们一个又一个的经过,可他等待的人却迟迟没有出现。


他终于忍不住拦下了一位群演,“你看见托尼·斯塔克了吗?”



年轻人看着他手里的花,又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圈,“抱歉。他没走我们这边,我想我看见他上了电梯。”




“A的谢幕应该更有仪式感一点吧,从高空中坠落应该很合适。”托尼攥着剧本,“像鸟一样,展翅高飞,可惜舞台上表演不出来。”


史蒂夫心里一沉,那束火红的玫瑰被史蒂夫随手往窗台上一放,他究竟是多愚蠢才没有发现,托尼活的和A越来越像?




“快叫911,托尼可能要跳楼。”


史蒂夫拔腿便跑,没看见那个年轻人的脸瞬间变得煞白。


电梯停留在顶层。

路过的观众们看到一个金发的男人暴躁的拍了下向下的按钮,又扭头跑向了楼梯间。


好在这个剧场只有五层,史蒂夫很快就跑了上去,托尼坐在天台边上,双腿垂下来晃荡着,背后是灯火通明的高楼大厦,脸上的油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用手抹的乱七八糟。


“你在那儿干什么?”


史蒂夫慢慢靠近,距离缩短到接近两米的时候,托尼举起了手,“别再过来了,你已经踩到大幕了,”夜风吹拂着托尼身上那件宽大的白衬衫,他整个人显得更加瘦削了,史蒂夫站在那儿,汗水从后背渗出来,他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,却发觉自己太阳穴底下的血管疯狂的鼓动不停。


托尼坐直了身子,下巴紧紧的绷着,“我等你好久了,谢幕不能没有观众。”


史蒂夫觉得浑身发冷,托尼说的甚至都不是话剧里的台词,为什么他在早些时候没有看穿他空洞的眼神?


“大家好,我是A。”托尼大声喊道。

“不,你是托尼·斯塔克,独一无二的托尼·斯塔克。A只是你扮演的角色。”


托尼的眼神变得迷茫起来,又突然变得炯炯有神,“几点了?”


“不,托尼!”

托尼向后倒去,史蒂夫三步并作两步,却只来得及抓住他的胳膊。


“该谢幕了——”托尼挣扎着,另一只手上来掰着史蒂夫的手指,史蒂夫几乎要抓不住他。但在此时,他的手上突然多出了一股力量,刚才那个被他拦住的年轻人和他一起把托尼拉了上来,他们躺在地上——确切的说,年轻人躺在地上,托尼躺在史蒂夫身上——他们三个都气喘吁吁的。


史蒂夫紧紧的搂着那具瘦削的身体,“托尼,A身边什么人都没有,但你有我。你的经纪人、你的助理、你的男朋友、你的爱人、你未来的丈夫——史蒂夫·罗杰斯会永远陪伴着你,哪怕他在这几天里是如此的愚钝。”


“……史蒂夫?”托尼听上去十分虚弱,但好在他认出了他——然后便两眼一翻,昏了过去。


5.


一个月后。


“我还是觉得奇怪,明明我摔在你身上,为什么我又是脱臼又是骨折的,你是不是外星人?”托尼举着自己仍旧打着石膏的左手,“搞的我戒指都没法儿戴。”


“你可以戴右手。”

“结婚戒指哪有戴右手的?又不是辟邪。”托尼把衣服里的链子拽了出来,上边挂着一个银色的戒指,跟史蒂夫手上的一模一样,他叹口气,“跟狗牌儿似的。”


佩普翻了个白眼,“只要你愿意,你戴在脚趾头上都有人愿意相信这是结婚戒指。”


而那个愿意相信的金发男人正在动手帮托尼整理着发型,“一会儿你站起来的时候,别那么着急,我怕你头晕。“


佩普决定离这对腻歪的情侣远一点。


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和史蒂夫的悉心照料,托尼的精神状态已经比前些日子好了很多。史蒂夫就像那天一样,不断的以各种方式告诉他“你身边有我”。


他并不孤独。

有人愿意牵着他的手,分担他的喜悦、悲伤、错误、罪恶,带他从那个孤独的小黑盒子当中走出来,并且会在他坠落之时,接住他。



《大艺术家》收获了许多好评,而托尼除了名声之外更是收获了婚姻——虽然婚礼还没办,毕竟某个爱表现的人不愿意坐着轮椅结婚,但证是已经领了。



而现在到了复出的时候。



工作人员提示他们俩可以上场,史蒂夫推着这个仍在喋喋不休的家伙走上了舞台,麦克已经被工作人员调低到了托尼嘴边——托尼仍旧是舞台的宠儿,不过这对史蒂夫来说倒是有点尴尬,因为他如果想说话的话,就得弯着腰去够那个话筒,不过幸好,托尼的发言总是那么精彩,他也没什么要补充的。



台下的记者们举着长枪短炮,因为两人的出现不断按着快门,那些闪光灯让史蒂夫几乎看不清台下,他努力瞪大眼睛,否则明天的头条内容大概就要从“托尼·斯塔克复出”变成“托尼·斯塔克和他的眯缝眼丈夫”了,这他可不喜欢。



灯光烤的史蒂夫很热,而托尼是怎么在闪光灯下让自己那么好看则成为了他新的疑问,史蒂夫听到有人大声的喊着他们的名字。



“看,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一个发布会。”托尼偏过头来,冲着他眨着眼睛。在俗世灯火的照耀下,那张天使一般的面庞闪闪发亮,而当他用那双会说话的焦糖色眼睛凝视自己时,史蒂夫只是觉得自己得到了世界第一的、会说话的那个奇迹。



他不自觉地想起,在排演《大艺术家》的时候,托尼拿着剧本站在空荡荡的舞台中间,带着一贯的骄傲,仿佛睥睨众生,“他们终将为我喝彩。”



托尼从轮椅上站起身来,在台下的人发出惊讶的叫声之时,转过头去亲吻了史蒂夫。


END


这是我写年轻托尼的时候看的照片

RDJ真是什么时候都好看啊(*^▽^*)




评论(6)
热度(179)
  1. just没想好肆灼w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嗯嗯啊啊😂😂

© 肆灼w | Powered by LOFTER